首页 > 人物 > 正文

钢铁人生 旋律生活——专访原中国钢铁工业协会 常务副秘书长兼首席分析师李世俊先生

[发布日期:2015-01-28 17:57:08]

\


  李世俊先生是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建筑钢结构分会的老朋友,也是一位对钢铁工业颇有贡献的钢铁行业首席分析师。李先生关于“采用新型墙体材料的钢结构住宅可提高节能效率50%,增加有效使用面积6%至8%,节约施工用水,还可缩短工期,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发展方向,是实现节能省地目标的最佳住宅形式之一”的见解,关于跳出钢铁看钢铁、关于钢铁企业要转变服务理念,增强服务意识,由生产向服务转变的理念对建筑钢结构行业和钢铁工业行业都发挥过重要的借鉴作用。所以,描述和报道李世俊先生的敬业精神和他对人生的正确态度,便自然而然地成为相得益彰的一件事。

  意大利著名哲学家克罗齐有一句名言:“任何历史都是现代史。”评价和报道人物亦或如此。常规的我们,习惯于写那些轰轰烈烈或有影响力人物的事迹,并总会用“现代”的眼光去看过去的人和事。李世俊先生无论在宣化钢铁公司还是在冶金部或是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他都以默默耕耘,被誉为钢铁行业的“活字典”。然而,当他一直低头拉车,抬头一看已快到终点那一瞬,他断然决定退出舞台,给别人留出干事说话的时间。这,是做当代人的一个难处。

  然而,中国建筑钢结构分会的老朋友李世俊先生不寻常的地方也在这里。他曾是冶金部科技司的副司长,也是代表冶金部在全国各部委之间和相关专家联络沟通的联系人,亦曾是少有的学者在国际钢协舞台跟老外博弈的“钢铁智者”,而现在的他是众多平淡的退休者之一。我们要介绍的是李世俊先生真实而多彩的人生经历,通过他不凡的学识和钢铁生涯,以及“闲云野鹤”式的平淡退休生活,从中我们可以领悟到更多的人生真谛。

  做人:要低调

  我们的见面安排在离李先生家较近的一家叫老邻居的小餐厅,餐厅坐落在居民小区的院里,虽然环境较简陋,但很安静,适合我们向其请教和交流。因为在武汉的建筑钢结构年会上见过面,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过虚招。他喝了一口茶说,:“我以为是谈业务,没想到还要说个人的成长发展史,对于个人我一般是不愿谈的,之所以能做成点事,那是因为我在那个位置上”。

  听到李先生这样的说法我并不感到奇怪。从1963年天津耀华高中毕业,到1968年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金属学系的他,在宣化钢铁公司一呆就是13年,那正是文革大家闹革命的亢奋岁月,李先生当然和那个氛围无法融合,他能做的就是两件事,一是看书,二是锻炼身体。那个时候根本没书可看,何况是在宣化!为了能看到书,李世俊到当地图书馆帮人家干活,做书皮,打包及做杂活,什么都干,只要是能看书。就这样一看就是13年,在这不寻常的13年里,他整理了大量的读书笔记,当宣化钢铁公司工程处需要建图书馆时,他在图书馆帮忙干灵活时学到的手艺正好派上用场,从图书的采购到分类编号,一条龙,李世俊基本都在行。调回北京时,唯一有价值能带走的,就是13年来整理的一箱箱读书笔记。衣服什么的被老鼠啃了就不能再要了。

  “其实现在看来,这些经历带给我的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在现在的快餐时代,谁会给你时间精心读书做笔记?现在的社会和时代本身就是快节奏的,更有甚者恨不得上午种上田,下午就收获,这也不能怪年轻人不读书不学习!在那段读书的时间里,不断地读书积累,养成并促发了我对比较的兴趣,而这种兴趣一直被持续到现在,最终被纳入我的大脑知识里。”——听得出来,李先生并不是只闷头读书,不进行宏观思考和微观比较的人。他的“怎样让数据变信息,让信息变知识”就是在不断地读书学习中比较出来的。这些重要的工作没人给他指派任务,是他心甘情愿自己做的,而当工作中需要这些数字时,他便毫无保留地奉献,无任何索取。

  这位慈眉善目的首席分析师,谈话的语速和音调跟著名播音员方明的声音一样悦耳动听,可能是他经常听方明诗朗诵的缘故吧。尽管如此,但他给我们的感受是,温和的外表下有着对事业强烈的执着和固执:即使曾经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即使曾经不辞辛苦,白天考察,每晚工作3个小时之久的材料整理,即使因自己不是党员好多貌似光鲜的前途被耽误——即使这一切,也没有动摇他必须把本职工作做好做精的责任。整个谈话跨越上学至退休,我们从未听到他抱怨过生活的艰难和工作的不易,只是在每完成一个任务之后,和同事和朋友分享自己的喜悦。

  做事,高标准

  钢铁科班出身的李世俊先生对钢铁和钢产量有着特殊的情感。他不仅善于学习,更善于比较。他的比较学就是在自己的不断学习积累中摸索和归纳出来的。“非典”时期,大家都呆在家里无事可干,李世俊便来到冶金部旁边的三联书店看书,在地下室他发现了一本载有历史数据的钢铁书籍,书中记载了从1900年开始的各国钢铁产量数据,细心的李世俊把世界各国的钢产量及出口和内销数字全部抄录下来,然后做成光盘逐年对比,每年增加新的数据。熟悉业务的他发现,我们的邻国日本的钢产量在1973年峰值1.19亿吨后便往下降,而降到2007年后,又升到1.2亿吨了。善于比较和观察的他感到这不符合完成工业化时,钢铁需求是峰值的常规!他便借机跟日本钢铁联盟联系,索要对方的相关材料数字,经对比后他发现,日本完成工业化后国内钢铁的需求是下降的,但汽车的出口、造船的出口、机械的出口拉动了日本钢铁产量的增加,也就是说。日本钢铁产量由三部分组成:国内需求、钢材直接出口和钢材的间接出口(通过汽车、造船、机械出口带走的钢)。中国钢铁企业也要借船出海,钢结构就是一条大船。从总体来说,日本总的经济形势是往下走的,但为什么日本的钢铁还能挣钱?“因为日本完成了垂直钢铁板块与汽车板块的整合,也就是说,日本的汽车和日本的钢铁是联合的,而且联合的非常紧。像造船等其它行业也一样,都完成了整合。而就目前我国各行业的情况看,相互之间还有一些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架起行业间的鸿沟是关键”。李世俊对问题的解决和判断有自己的路线图。他说:做任何事首先要看势,要掌握大趋势,在大的形势下进行,然后再看度,做事不能激进,也不能无度,最后要看途,看走的路途是否正确。

  作为行业的专家,曾经的北京市人大代表,李世俊的另一个贡献就是在国际钢协舞台上,让外国人了解中国的举动。国外专家拿了一个模型把中国的钢产量往里套,并得出结论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天文数字。他说:“国外的模型在中国不好用,因为中国各地发展不平衡,我们中国的东部地区是欧洲,西部是非洲。不能用一个模型,一条曲线来描绘,实际上是几条曲线的叠加。”“中国钢铁市场的另一个特点是多层次共处,”他举了雨伞的例子,他说,“在中国,雨伞一年要消耗30万吨钢,因此一年需要生产15亿把雨伞,这些产品现在我们不能不干,因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就业人口的五分之一就是做低档活的”。李先生高兴的说:“在国际钢协用数据说话,沟通加强了理解,包容取得了共识。”在参加国际钢协的诸多会议中,我也学到了他们的好多先进经验和理念。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感到应该让年轻人多出面慢慢衔接了,参加国际钢协是我们的一个窗口,不能让它把线断了。” 对于有的行业一直由同一个人参加国际活动,最后这个人因年事已高或其他因素而断线的遗憾教训我们也有所耳闻,在我们赞叹李世俊先生的高风亮节,顾全大局时,他却淡淡一笑“我遇上的领导好,他们给我机会让我去试。”

  因行业的关系,我们时不时的把话题拉到城市和建筑钢结构上,想进一步聆听李先生对此的见解。城市,是人类家园的一部分。也是人在土地上创造的奇迹。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城市不仅给人巨大感、华贵感,而且给人神圣感。但现在的城市,人口已让其不堪重负,支撑我们城市的土地不仅少了,而且“累了”、“瘦了”。所以,“无论从保护国土资源,保障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还是从解决土地资源紧缺与住房建设占地矛盾的紧迫性要求看,结合目前我国钢材生产能力,替代砖混结构住宅的理想建筑体系应该首选钢结构住宅,而钢结构住宅也是促进住宅建设产业化的理想路径”。他说:“在建筑钢结构住宅方面你们建设部和我们冶金部是有合作的,在早些年,我们两家有一个联合的班子,建设部出面的是姚兵副部长,我们冶金部也有一位副部长牵头出面,双方的科技司也各出一位司长,正当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推进这一利国利民的好事时,因为机构调整及领导人更替等原因,这个班子就解散了。若一直延续下去,钢结构住宅也许推进的还会更快一些,那毕竟是两大部委的政府行为”。看得出来,李世俊先生为班子的拆散而感到惋惜。就在不久召开的武汉钢结构年会上,李先生与前来参会的中建钢构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宏一起探讨钢结构住宅事宜,他主动建议王宏,可否联合一些像你中建一样的大企业,利用你们的先进技术和雄厚资金,一起把建筑钢结构住宅做大做强。以钢铁为伴的李世俊先生曾未停止过对钢结构住宅的思考。

  什么是责任,这就是。

  退休:更精彩

  李世俊生性淡泊,自是而不非人,不作无意争论,是非云烟笑而颌过。当有的老同志退下来后心里不平衡,感觉亏得慌,跟年轻人比工资,比待遇时,幽默风趣的李世俊开导说,跟比我们老的人比,我们赚了,不仅活着而且活得挺好,有滋有味。跟年轻人比,他们比我们强说明社会进步了,若退下来纠结于这样的事,什么作用也起不了,只有心血管和脑血管起作用。所以,培养一定的爱好和兴趣是必要的。

  李世俊对艺术的爱好,是小时候在耀华中学养成的。令他自豪的母校天津耀华中学,曾走出过比他低两届的著名歌唱家蒋大为,令海内外听众喜欢的刘欢和以《牧羊曲》走红的郑绪岚。此外,他的足球踢得也不错,在宣化钢铁公司他除了看书就是锻炼和踢球,在踢球中被踢伤过两次到医院缝针。他喜欢吹萨克斯管,还是耀华乐队的成员。对音乐的热爱和喜欢李先生曾为停止过,只是因工作忙而暂时放下。退休以后,他把唐诗和宋词重新细读了一遍。他说,最早是没钱买书,待有了钱又没时间看,现在钱和时间都有了,我得好好享受读书的乐趣。他把唐诗宋词的诗歌朗诵会录音找来,重新给予制作,朗诵会全是由我国有名的电影、话剧和著名播音员朗诵的,李先生再加上瑞鸣音乐出的CD《短歌行》,由京剧演员关栋天和毛阿敏演唱《钗头凤》,再添加《当代名家名画·宋词》中的书画,制成PPT演示文件。他还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即这个月重点干这一批,下个月重点干那一批,月月有任务,年年有成效。当我们问及他是不是天天在电脑前制作时,他说:“不是。每天先到地坛转一圈,锻炼结束后回家看书做事。”

  谈到退休后干些什么?他总结道:“迈开双腿旅游,生命不息,行万里路不止;静下心来读书,生命不息,读万卷书不止;屏住气去聆听音乐,聆听音符背后的美丽心灵;学习苹果机新软件,提高生活质量重要的一条就是能享受高科技;和孙女一起长大,享受孙子疗法!”

  作为钢铁专家,退休后很多了解他的人请他再出山,想利用他得天独厚的关系再做些事。而明智的李先生坚决不干。他的理论是,退休后两种人可以继续干下去,一是学校的教授,研究学问的,二是工厂的专家有一辈子积累的经验,像我这样在部委机关的人而且干的是部委间衔接工作的,到点必须退,不能再干。他说:“你的关系和人脉是因为你在哪个位置上才有这些个联系,”他风趣地解释道:别人都在转变增长方式,而我正在转变生活方式。我自己感到转变的还不错。现在不做钢铁了,我用power point做旅游,做音乐,做给孩子的教育。这些年我欠老伴的最多,所以现在各方面条件允许,我带老伴到处去旅游,我们到东欧走了九个国家,回来我做成PPT,每到一地之前我都提前做好资料准备,有针对性的参观和旅游,去东欧之前我做了音乐伴我东欧行系列,从波兰的肖邦到捷克的德沃夏克,做了14个音乐的PPT。他还给孩子做了部分相当有水平的教材,他把孙女的许多个第一次做成册子,记录下她人生的成长。

  这就是李世俊,无论在工厂当工人,还是在冶金部机关或协会当干部,或者退休在家,他都以恢宏博雅的学识、卓荦不群的人格将大家深深吸引,赢得人们的敬重和钦佩。李先生对钢铁的对比有着极为敏锐的理解与感受,他的学识和修养,登上前台一如名角上场,气度非凡,光彩照人。所讲内容绝非停留在对一般内容的再现层面之上,而将国际的趋势,国内的现实及我们目前的水平融为一炉,随性而发,如水银泄地,园融无碍,国内外数字信手拈来,旁征博引,光华四射。李先生还将比较学用于人的事业和生活,他说,“人一定要学会比较,所有的东西一比较便能比出新东西,比出新创意和新观点”,人生亦如此。记者在跟先生交流学习的三个多小时时间里,无不在立身为人这个人生的大课堂上面获益良多。
 

来源:《中国建筑金属结构》杂志
转载请注明,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