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正文

怀念陈绍蕃老师

[发布日期:2017-03-30 11:13:03]

蔡益燕

  陈绍蕃老师今年3月21日5:50以接近百岁的高龄离开了我们。自然规律不可抗拒,但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仍令我感到震慄。我们失去了一位敬爱的师长,一位在钢结构领域十分博学又对工作极其热心,为我国钢结构设计规范及有关标准的编制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学者和指导人。

  我是1964年首次见到陈老师的。那时我国建筑钢结构处于起步阶段,还没有自已的设计规范,建筑筑工程部决定,借用苏联55年出版的《钢结构设计标准和技术规范》(ΗиТу121-55)作为我国钢结构设计的暂行规定,但对其中一些不符合国情和缺少必要规定的内容需进行修改和补充。为此邀请国内有关高校和研究单位的主要学者对修改草案进行审查,国内不少知名专家应邀参加了。这是当时留下的合影,是半个世纪前的留影。前排左起第三人是陈绍蕃老师。

\

  几十年过去了,陈绍蕃老师一直在指导我国的建筑钢结构事业。我自1983年调到建设部标准所钢结构室以来,由于有幸先后参编了高钢规程和门式刚架轻钢房屋规程,那段时间有机会较多地聆听陈老师的教诲。在他90华诞的记念会上,又获殊荣作为列席人员代表向他祝寿,表达我们的心声。这张照片是50年前的,当时陈老师风华正茂,就作为我们对他的追思吧。并请允许我借用那次纪念会上代表出席人员所作的发言,表达对他的怀念。

  欣逢陈绍蕃老师九十华诞,能亲临盛典,感到十分荣幸!

  陈老师把毕生的精力奉献给了我国钢结构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他对外国的规范瞭如指掌,洞悉这些规范的现状和特点,从而对我国钢结构规范存在的不足胸有成竹,进行了全面指导;他对钢结构的计算理论,知识全面,特别在钢结构的稳定方面,有很深的造诣,知识渊博;他对我国钢结构的发展,有一颗火热的心,亲自参加和指导了很多重要规范和标准的编制,付出了大量心血,完成了很多基础性研究,他的著作既深入又实际,富有创见,堪称经典;他为国家培养了一批高水平专家,他们在各地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已九十高龄的他,在学术研究上仍耕耘不止,钢结构规范修订仍亲临指导,是我国钢结构学术界的最高指导人,也是钢结构学人的最高楷模。

  我参加钢结构工作较晚,但赶上了改革开放。就个人所知,陈老师是钢结构88规范和03规范的主要指导人之一,高钢规程的指导人和构件计算部分的主要执笔人,门式刚架轻型房屋钢结构的指导人和主要执笔人,抗震规范组2001版的的钢结构特聘顾问之一。高钢规程和门式刚架规程都是国内首次编制,面临全新的问题。国内以前没有基础,我们都是在边学习边工作。对高钢规程,他提供的加州规范是雪中送炭,他在构件计算方面参与执笔和把关,在构件抗震设计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基础知识;他指导顾强老师完成了厚板残余应力试验,提供了d曲线,是高钢的一项基础建设,付出很大精力,以后在钢结构规范中沿用。他提出的框架柱有侧移和无侧移计算长度系数的代数公式,免去了解超越方程,又有较好精度,受到广泛欢迎。框架柱的计算长度系数方面,他指导了考虑支撑影响的框架计算,富有创造性;在二阶计算中提出的假想水平力表达式,构件缺陷涵盖了构件几何缺陷和其它影响因素,富有特色;去年他又提出对框架柱有关参数的简化计算建议,为今后执行规范规定解决了计算困难。组合梁腹板宽厚比限值计算公式,其中轴压比大于0.37时腹板宽厚比要求小于35, 梁轴压比成了大难题,不考虑吧怕不安全,考虑吧对刚性楼板又没有依据,而且用钢太多;经陈老师指出,该式是用于可调幅的连续组合梁的,使我们幌然大悟。该式在现行抗震规范的12层以下梁腹板宽厚比限值中被采用,此项考证为修订提供了依据。

  在抗震方面,他曾经承担过一些重要工程构筑物的抗震研究和设计;作为抗震规范的顾问提出过一些重要建议,例如,对小震弹性设计的安全性感到担心,建议对框架柱和支撑乘内力增大系数,现行规范中支撑采用稍高的构件承载力抗震调整系数,与此有关。他提出可不考虑强柱弱梁的条件之一,是对地震组合下,地震作用引起的柱轴力加倍后按轴心受压计算能满足稳定要求,不同于国外规定,具有独创性,在2001版中写错,这次修订作了更正。他对单层厂房,提出当地震不控制时可按钢结构规范设计,反映了厂房结构的特点,有指导性,是国外文献所没有的。他一贯主张,钢结构抗震设计要考虑结构延性,积极支持将此点列入钢结构规范修订内容。

  在门式刚架轻型房屋规程中,陈老师在国内率先提出焊接梁也可利用屈后强度,使腹板轻量化,过去,有效截面计算方法仅用于冷弯薄壁型钢的结构,束缚了人们的思维,用到焊接截面上在国内是重大突破。

  他提出的轻钢构件腹板宽厚比限值,开拓了人们的眼界,使轻钢构件用钢量大幅度下降;他提出的梁腹板受压弯时有效截面合理分布模式,反映了实际受力情况,推动了薄钢规范的改进;抗剪计算引入了利用拉力带的屈后强度抗剪计算,以及楔形构件的稳定计算方法,为门式刚架规程的构件计算打下了基础,也推动了2003钢结构规范的修订,考虑屈后强度的的设计方法已用于非直接受动力荷载的构件设计,在钢结构规范中专门列了一节。摇摆柱的利用及其在框架稳定计算中的计算方法,在国内是首次提出和应用,在多跨轻型厂房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成为节省钢材的新途径,以前我们对摆柱都很陌生,更谈不上应用。此前我曾偶然看到过北钢院李云同志请陈老师做的变截刚架有关研究,陈老师对轻型门式刚架结构在此规程编制之前早有研究。

  门式刚架规程从开始编制算起,一年就提出征求意见稿,速度之快是其它任何一本标准无法比拟的,其中的精髓就是轻型门式刚架的设计。当时外企纷纷向我们反映或来信,说征求意见稿就很好了,表示非常满意。马钢一位工程师已经按征求意见稿编计算程序,当时市场的需求使国内企业产生了恐慌,因为无法和外企竞标,一度流传所谓“巴特勒效应”,就是用钢量指标总是高于外企,心情异常急切,陈老师也以高度的热情、精湛的技术和超常的效率投入这项工作,极快地提出了草稿,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经常引起难忘的回忆。他是怀着满腔热情投入工作的。这本规程公布后,巴特勒公司主管来信说,该标准的用钢指标已达到外企设计的同等水平。陈老师是主要贡献者,他是我国轻型刚架设计的开拓者,今天在国内得到广泛利用,是对他的一大安慰。

  他退休后仍在指导着钢结构规范的修订和写作,实际是退而不休,他的光辉人生令人崇敬不已,我代表在座的来宾和朋友们,祝愿陈老师生日快乐,生活愉快,珍爱健康,有劳有逸,乐观开怀,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