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文化 > 正文

台北故宫南院将开馆试营运 耗资近80亿新台币

[发布日期:2015-06-19 11:30:37]

  

\

 

  

  大陆游客赴台观光,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是必看景点。据院长冯明珠透露,作为今年90周年院庆最大献礼,台北故宫南院区将于12月28日开馆试营运。试营运为期半年,前3个月免费对外开放。台行政当局6月16日召开观光发展推动委员会会议,为台北故宫南院开张预做“抢客”部署。冯明珠预估,第一年将吸引逾100万参观人次。

  作为南台湾观光教育文创重镇,占地68公顷、耗资近80亿元(新台币,下同)的台北故宫南院让很多人充满期待。

  “故宫南院”长啥样?

  台北故宫南院位于台湾嘉义县太保市,被定位为“亚洲艺术文化博物馆”,院区共规划有博物馆区、景观园区与人工湖区,预定今年10月完工。

  跟台北故宫占地仅18公顷比起来,南院面积大多了。台北故宫拥有近70万件文物,但展览面积不足万平米,很多文物存在储藏室里没办法展出。展馆拥挤,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出现端倪,当时便有扩建的呼声。2000年后,台湾在“南北平衡”思路的催化下,出台了“故宫于台北以外地区另建分院”的政策,嘉义在竞争中胜出,当时县政府专门辟出70公顷土地,让未来的展览不再有局促的苦恼。

  除了大,故宫南院更强调设计的美感。目前主体工程已接近完工,从空中俯视犹如一座盖在水上的华丽博物馆。刚竣工的“景观桥”在夜晚灯光造景下显得风情万千。兴建单位“内政部营建署”表示,该桥造型是采用书法中草书的形式,以双圆弧曲线营造妍美流畅的动态气势。

  南院的整体设计由台湾知名建筑师姚仁喜负责。他介绍,在设计中运用“龙”、“象”、“马”等元素,象征亚洲三股主流文明——华夏、印度、波斯在历史长河中的互动交流与独特的生命力。同时,建筑物也透过书法艺术的飞白、浓墨、渲染笔法概念,以3个行云流水般的量体融入嘉南生态地景中。

  此外,整体建筑结合绿色工法、绿色材料、绿色设计及绿色能源,打造节能减碳的“钻石级”环保建筑。考虑到南台湾多震多雨,为确保文物安全,特别强化防震、防洪功能。

  里面有啥可看的宝贝?

  12月28日开馆后,人们到故宫南院能看到什么?

  院方早有准备,已规划开幕10大首展,包括“佛陀形影——院藏亚洲佛教艺术之美”、“芳茗远播——亚洲茶文化展”、“越过昆仑山的珍宝——院藏伊斯兰玉器特展”、“蓝白辉映——院藏明代青花瓷特展”等。冯明珠表示,考虑到南院是一座亚洲艺术文化博物馆,首展将展示台北故宫典藏文物及海外重量级文物,并会借鉴各种创新与高科技的展示方式。

  除文物展览外,在南院的景观园区也有文艺大师加持。张大千旅居巴西时居住的八德园的3方手泽巨石——“盘阿”、“潮音步”、“五亭湖”,未来将安置在“大千石庭”之中。

  即便如此,岛内依旧有人不看好南院,直言馆内以征集来的亚洲各地文物为主,含金量跟台北本部没法比,别指望能看到多少“真正的典藏”。真是如此吗?

  有“立委”质疑故宫南院的文物都是新购,到现在也无法提供典藏清单。有“立委”抱怨,南院镇馆之宝到底是哪件文物,到目前仍莫衷一是。也有“立委”建议,将翠玉小白菜移至南院展览,让更多人愿意进场。对此,冯明珠的响应是,小白菜是否移到南院,要“尊重策展专业”;南院建有6大库房,“必然会有典藏文物”;至于品项有哪些,“各单位还在评估中”。

  记者从旁边观察,争论的焦点是台北故宫的宝物到底会不会南下进驻。台北故宫副院长何传馨表示,哪些文物适合放置在南院永久典藏管理,还需再讨论。南院处副处长王士圣指出,典藏文物南迁是大工程,除了各个库房的温湿度不同,南院新盖好的水泥建筑也会释放对文物有害的物质,通常得经过两年的养置期,才能达到适合储藏的环境。此外,每件典藏品都有编号,如果要移库房,会牵动70万件典藏品重新编号,这需要大量的时间。

  喊了多年,为何拖到现在?

  嘉义县政府综合规划处长李明岳说,目前县政府已拟定包括高铁接驳、自行车旅游、文创商品共33项配套措施,让游客有一个便捷舒适的参观环境,年底试营运后还会进一步补强。

  故宫南院从2003年10月破土动工,到今年终将修成正果。

  但围绕故宫南院的议题,岛内各方争吵了也超过10年。受天灾打断和人为因素影响,建设作业又屡出纰漏,所以过程中几度变更,数次延迟。

  有人说,故宫南院的建设应该遵循艺术规律,包括经济规律,但在岛内政治挂帅的环境下,南院注定是命途多舛。绿营执政时本来规划2008年开馆,因特别预算无法在“立法院”通过,只能延期。马英九上台后一度计划在2012年开馆,但2009年“八八风灾”造成工地淹水高达夸张的10.3米深,加上工程建设纰漏不断,甚至需要重新招标,所以再度延期。

  南院和台北故宫的定位以及差别,也是绿营时常拿出来敲打执政的国民党的话题。相比本部,南院的定位一直飘忽不定,开始是“亚洲博物馆”,后来又传出有意变更为“花卉博物馆”或“西游记主题馆”,因为嘉义县政府强烈反对,现在又回归最初的定位。中间的种种博弈和算计,让外界看得如同云里雾里。

  如今各方终于暂时消停了。在当局有关人士描述的愿景里,南北故宫在精心策展与文创规划下,将如法国卢浮宫和卢浮宫朗斯分馆间的密切关系,两个院区交相辉映,创造“南北双星”双亮点,也借机纾解台北故宫人满为患的观光潮。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