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板 > 正文

冯仑:如何适应这个变化的时代

[发布日期:2015-02-04 11:46:49]

  

\

 

  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我有一个优点,我受过系统的社会科学研究训练,所以我会一边做生意,一边进行研究。我找来所有的民族资本的传记,看民族资本怎么存活,能大概知道我们的定位,我每年结束的时候都会写一篇文章反思这一年。也不是没遇到过生死的麻烦,能处理好,和我们长期研究这个体制,能拿捏好分寸有很大的关系。

  中国民族资本长不大,因为要跟官僚资本和外国资本竞争;之前很多年,在这个竞争里我们一点优势都没有。民族资本要处理好跟官僚资本和外资的关系,否则就长不大。不是说凭草根的精神去做,能吃苦,就一定会成功。像张謇、胡雪岩,他们经商的方式值得好好研究。

  做了这么多年企业,弯腰低头下跪,这是基本功。不过民营企业家的地位确实在提高,这个还是很明显的,特别是近几年。有一个细节,很能说明这个事情。

  从去年开始,中南海里面经常出现民营企业家的身影和照片。以前民营企业家也受邀去过中南海,但不会发表接见照片,原来国家领导人接见跨国公司负责人是会登照片的,接见民营企业不登。

  现在国家领导人接见民营企业家的照片也登出来了,一次是马云,一次是李书福。我和刘永好去福建省,他们的省委书记、省长会见我们的新闻电视上也播了。这就是民营资本和民营企业家地位的提升。

  有一些人认为,只有国企央企才是党执政的基础,这比较狭隘。民营经济也已经是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力量,现在民营经济的量确实很大,像三大民营电影公司制作的电影就占了国产片总量的80%。民营企业还解决了80%的就业。

  企业家的职责

  我理解的在商言商,应该是指企业家最大的本分还是做好本职工作。我个人的立场是,企业家不要扮演公知的角色,公知要有专业知识,就公共事务在媒体上发言,企业家对公共事务不专业,做公知也做不好;但并不等于说企业家不关心社会上发生的事儿,不对周边环境有所作为。我们不是像公知一样什么事都发言,而是只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发言。

  比如我做房地产,对生态、环保、城市化、行业建设等等,都相对熟悉,这是我的领域,这些领域的问题我都会发言,这也是社会责任。我不赞成企业家做公知,但非常赞成社会责任。在商言商,并不妨碍我们履行社会责任,一个好的商人,一定是履行社会责任的。

  比如通过相关组织比如NGO来做事,我参加了很多公益组织,我发起的公益组织就有8个,接下来在公益领域我会有更多参与。很多企业家在公益领域都很活跃。我觉得对于社会而言,这比我们扮演外行公知更有作用。

  民营企业成必须善于处理政商关系,政商关系可以分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资本之间的关系,就是民间资本和官僚资本的关系,是依附,还是被吃掉,或者能掌握主动、控制局面?大多数时候,民间资本对官僚资本都是依附关系。可以说,现在是中国近100年来民营资本环境最好的时候,相对公平,特别是最近这三五年,比历史上好很多。

  第二个层面是和政策环境的关系,政府提供政策,提供经济发展的环境,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我们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第三个层面是企业家和政治家的关系,这个关系是最难处的。历史上这种关系成功的只有两种,一种是在根上和政权血脉相连,这个和出身有关。一种是正好赶上新政权建立或者政权处于困境中,不计成本地辅助政权强大,然后得到回报。这两种情况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剩下的都是失败的企业家和政治家的关系。既然这种关系特别容易失败,所以我们跟政治家的关系最好都是精神恋爱,不做经济利益交换。

  从大的趋势来说的。中国用30年解决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基本建立了市场经济体系。接下来,我觉得应该是进行社会改革,如果用20年的时间完成社会改革,现在存在的这些问题都会解决。社会改革,就是把政府和社会分开,政府做政府的事,社会做社会的事。社会组织要发育,行业要自律。然后再用30年,完成政党的现代化,最后才能完成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要急。

  对于当前的社会状况,判断是好的市场经济还是坏的市场经济,一个重要标准是看谁在发财。如果做大的只是三类老板:权钱勾结的、有权贵背景的、有黑社会背景的,那肯定是坏的市场经济。如果发财的都是老实人、简单人,是正常的生意人,那就是好的市场经济。现在的反腐败很好,把坏的都收拾了,这就叫市场秩序。

  有效率的好的市场机制,是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的,是充分竞争的,是企业家层出不穷的。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期,价值观混乱,而且往往空洞化、碎片化、抽象化、庸俗化,传统意识形态被打破了,但是新的价值观并没有确立起来。在转型时期,各种观点不一样是正常的,但一定要有说话的环境和规则,讨论要有建设性。

  企业家与时代

  时代对企业家的影响非常大,对人的话语体系和思维方式都有影响,也影响着处理问题的方法和企业架构。50岁以上的企业家,话语体系是毛泽东时代的,因为是在市场规则没有建立起来的时代奋斗出来的,所以对规则、技术不敏感,但是对人事关系、权利很敏感。

  一直到今天,我听说海南当年的几个老板还在互相“杀”。而现在像马云他们,语言风格就很不一样,对规则、技术更敏感。不同时代的企业家表现出来的魅力点也不一样,之前偏向于个人英雄主义,每个成功的企业家都有一部传奇。现在和普通人更接近,成功路径很清晰,没有了传奇色彩。

  从做生意来说,现在相当于我们参加运动会,赛场规则比较清楚,得了第一也不得罪人。以前规则不清楚,总是莫名其妙得罪人,成功概率小,误伤概率大。以前资金短缺了,不知道怎么办,借钱很难。现在有资本市场,资本的进入和退出都很简单。还有商学院告诉你该如何做。现在更适合创业。

  在互联网时代,我注意到几个大的变化。一个是商业模式变化,平台模式成为最牛的模式。以前工业时代都是纵向模式,一件事做到底,有研发,有市场网络。现在是平台模式。平台模式出现的根本原因在于,传统模式出现了一个致命的缺陷,纵向模式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边际成本越来越高,它的成本曲线是U形的,边际收益会递减。而互联网是一直边际成本递减、边际收益递增的,像一个喇叭口。现在我正在想,怎么把我的生产往平台生产上转,取代纵向模式。要不你成为平台,要不你就搭在平台上。这是对我们的第一个颠覆。

  第二个变化是思考问题的方式,由过去封闭垄断垂直地想问题,变成开放和分享。

  三是我们过去做事情更多的是自己做,现在互联网是大家一起做,像众筹。从组织体系上说,原来封闭的等级体系打乱了,是真正开放分享的社会,共同创造的社会。对我们最大的挑战,是互联网把知识的获取难度降为零,知识的垄断和信息的不对称全解决了,很多事情原来必须要拥有知识才有发言权,现在比的是创造力,逼着你创新。

  “80后”、“90后”是在互联网上长大的一代,他们的行为习惯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他们创业也好,做你的员工也好,对传统的企业管理者都是一个挑战。不过变化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得应对变化,拥抱变化。

  为了适应这个变化的时代,应该存在四种方式,第一种是硬撑着去和新一代竞争,像整容装嫩的明星,太辛苦,不是很可取。第二种是干脆退出江湖。第三种是由主流核心的大众市场,退缩到边缘小众市场。这个可以维持生存,但是做不大。第四种就是合作,我有资金和人脉等很多你没有的优势,你创业,我可以投入资金和资源,共享创新成果。这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

  来源:南风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