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 > 经济 > 正文

专家:个税改革会有显著推进 高收入者税负或增加

[发布日期:2013-11-20 16:31:01]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

  11月15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提出“稳定税负”,“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这一改革方向会产生什么影响?哪些人受益?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认为,降低间接税比重会使得高收入群体的税负增加,一般消费人群的税负降低。目前集中在商品价格渠道的间接税,即所谓“馒头税”,其比重的降低,是否会使得物价下降?对此,王雍君表示,如果是系统降低间接税的税率,才可能导致物价下降。

  1影响 增税措施近期不会出台

  新京报:如何理解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的稳定税负,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

  王雍君:稳定税负意味着增税的措施近期不会出台,即使有增税措施也会在其他地方实行减税措施,以维持总体税负的稳定。

  提高直接税比重方面,比如房产税扩围,房产税是属于直接税;另外个人所得税方面,税收也会逐步提高,这并不是说要提高个人所得税的税率,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规模也会增加,本身自动提高比重。

  另外间接税方面,营业税改增值税使得总体间接税税负下降,间接税的比重也会相应下降。

  新京报:提高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会影响到哪些人?

  王雍君:直接税和间接税影响的群体有比较大的差异。间接税主要是影响一般消费人群,直接税主要是影响财富人群和高收入人群。提高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会使得高收入群体的税负增加,一般消费人群的税负降低。

  新京报:间接税一般含在商品价格中,降低间接税比重是否会导致物价下降?

  王雍君:不能下这样的结论。物价的因素不只是简单地受到税的影响,主要在于供求关系。

  如果只是结构性地税制调整,不会导致物价下降,如果是系统降低间接税的税率,这样才可能导致物价下降。

  目前,在间接税方面主要是营业税改增值税,属于间接税的结构性调整,所以一般不会导致物价的下降。

  2进程 个税改革会有显著推进

  新京报:《决定》中提到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意味着什么?

  王雍君:意味着未来会有比较显著的推进,三中全会提供了改革的历史机遇和改革动力,加快其修法进程。

  新京报:这样的个人所得税制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王雍君:那就要看个人的收入来源了。如果是单一工资收入来源没有太大的影响,工薪所得使用的是7级累进税率;如果是多元化的收入来源,那税负如何变化取决于采用的税率和收入类别的比重;如果引入赡养、教育等差别扣除,则会降低个人税负。

  新京报: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改革已经提出很久了,为什么进展缓慢?

  王雍君:因为个人所得税的改革需要在法律框架内推动改革,个人所得税需要通过人大的立法,先要达成共识后,才能修改法律。

  个税要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制度,这个提法能够达成共识,但是涉及具体问题时,意见分歧就非常大,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税政司和机构学者都分别有不同的版本。只有具体问题和方案都基本形成共识后,才能上升到人大修改法律。

  3力度 改革政策“史无前例”

  新京报:《决定》提到税收优惠特别是区域税收优惠政策的规范管理,目前各地税收优惠的现状是怎样的?

  王雍君:现状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涉及单项税种的优惠,比如个税、增值税都分别有优惠,以后会将这些优惠综合到一个法律里面。

  第二个现状是越权减免,地方越权减免非常严重,要严格管理税收减免,清理各地越权减免。

  新京报: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目前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是怎样的?

  王雍君:总体来讲地方承担的事权过重,中央政府的一些部门不断下放增加支出的政策,实际上就是转嫁支出责任,但又不给钱,是无补偿的增支政策。

  地方政府现在主要通过三个办法应对财权事权不匹配:“跑部钱进”;依赖土地财政;同时借钱举债。

  新京报:改革的思路是怎样的?

  王雍君:首先地方政府承担的责任一部分上移到中央政府,比如社会保障,大江大河的治理等;个别地方承担责任过重时,中央可以出台增支政策,但要通过一般性转移支付给予补偿。

  新京报:此次三中全会出台的改革政策超过你的预期吗?

  王雍君:不仅超预期而且我认为超历史,我认为史无前例。

  【财税改革影响】

  “你我他”的下一个十年

  我们在此虚拟了一个人“小王”,透过他的生活,来看看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关于财税领域的改革对他未来十年生活的影响。其实,“小王”就是我们每一个人。

  ●《决定》: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完善地方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

  影响:总体来看,小王的税负结构要变化了,间接税降低,直接税增加。

  ●《决定》:推进增值税改革,适当简化税率。

  影响:如果小王有一家传媒公司,他不需要交营业税了,只需要交增值税。

  ●《决定》:调整消费税征收范围、环节、税率,把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及部分高档消费品纳入征收范围。

  影响:如果小王要买一件奢侈品,他要多交消费税。

  ●《决定》: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

  影响:除了工资之外,如果小王还有股息、红利、财产租赁等收入,那么这些收入可能要合并在一起计算上交个人所得税。

  ●《决定》: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

  影响:如果小王有多套房产,那么他很有可能要交房产税。

  ●《决定》:加快资源税改革,推动环境保护费改税。

  影响:如果小王的公司向大气中排放污染物,他要交环境保护税。

  ●《决定》: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影响:如果小王是领导干部,他可能不用将发给学校老师的工资,先挪到保障房去,等中央发了钱再补上亏空了;也不需要频繁“跑部钱进”了。

  B10-B11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