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结构生变 传统产业大省增速垫底

[发布日期:2015-01-07 12:28:40]

摘要: 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速换挡只是表象,转型升级才是实质。

  中国经济结构之变

 

  2014年,是近24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最低的年份。国家统计局称,前三季度GDP平均增速为7.4%。经济专家预期全年增速也在7.4%左右,为1990年以来最低。

 

  看上去并不太美的数据背后,却是经济转型曙光的初现。这一年,产业结构发生了变化,服务业和新兴产业崛起,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开始发力;增长动力结构发生了变化,消费取代投资成为中国经济最主要驱动;区域结构发生了变化,东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在增强。

 

  这些变化揭示了经济发展的新逻辑: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速换挡只是表象,转型升级才是实质。

  

  2014年12月,河北唐山。张师傅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岗的屋子里,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收音机。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几度,玻璃窗上结了一层冰霜,窗上的“来客请登记”五个大字依然醒目。但随着几个月前地处丰润区的这家小钢厂的倒闭,这里早已没有来客了。

  “厂里百十号人都遣散了。等这里的废弃设备处理掉,我这看门的也用不着了。”张师傅这样说着,望了望趴在铁门边正在打盹的一条狗。那是他在这里唯一的老朋友了。

  张师傅的落寞只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的一个具象。

  2014年,是近24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最低的年份。国家统计局称,前三季度GDP平均增速为7.4%。经济专家预期全年增速也在7.4%左右,为1990年以来最低。

  看上去并不太美的数据背后,却是经济转型曙光的初现。这一年,产业结构发生了变化,服务业和新兴产业崛起,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开始发力;增长动力结构发生了变化,消费取代投资成为中国经济最主要驱动;区域结构发生了变化,东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在增强。

  这些变化揭示了经济发展的新逻辑: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速换挡只是表象,转型升级才是实质。

  传统产业大省增速垫底

 

  第三产业比重持续高于第二产业

  唐山小钢厂里的张师傅略显落寞,北京的快递员王磊却忙得四脚朝天。在产业结构调整之时,就业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服务业成为更能吸引就业者的领域

  烟囱冒着浓烟、货运卡车穿梭来往、厂区里卸货的噪声昼夜不息……对于唐山居民来说,这些场景历历在目。

  然而,随着钢铁市场转冷、强制淘汰落后产能、环保标准提高,众多小钢厂先后停产关门,以往的“热闹”一去不返。

  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钢铁之城”,2014年1-7月份,唐山市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增加值1705.11亿元,同比增长4.3%,而以前这一增速从未低于10%。

  以传统产业为支柱的很多省份,日子确实不好过。山西、黑龙江、河北等能源大省,去年前三季度GDP增速均在全国垫底。去年1-11月工业增加值,黑龙江增速为2.6%,山西3.3%,河北5%,大大低于全国8.3%的工业平均增速。

  中国经济的传统增长引擎开始熄火。而在长期倚重的第二产业艰难转型之时,第三产业呈现勃发之势。

  这个变化体现在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中。2014年前三季度,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46.7%,高于第二产业2.5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预测,2014年服务业占GDP比重将定格在47.1%。这意味着,中国提前一年实现“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2010年的43%提升到2015年的47%”的“十二五”规划目标。

  与落寞的张师傅构成鲜明对比,在距离唐山180公里的北京,快递员王磊忙得四脚朝天。“年底了,越来越忙。”他边说边从车上卸下大小不一的快件。

  “每天过手的快件都有上百个,‘双十一’最忙的时候每天几百个快件。午饭5分钟搞定,白天送不完,经常要忙到晚上八九点。”王磊说。

  作为一个个体,快递员的劳动解决了商品和消费者对接的关键一环。而作为一个群体,快递员及其背后的物流业、互联网等服务行业,正在逐渐改变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成为经济新的增长点。

  王磊来自河南,一个农业大省,也是中国劳务输出第一大省。他说,“以前我们打工首选深圳、东莞等地的工厂,但现在我身边很多人会选择干快递,只要够勤快就能赚得多,还相对安全。”

  产业结构调整带动就业结构变化。据人社部测算,2008年至2012年,第三产业每增长一个点,平均带动就业70万人,而同期第二产业增长一个点带动的就业人数是61万。

  2014年,虽然经济增速下滑,但并未出现大规模失业,反而提前完成新增城镇就业1000万的目标。李克强总理坚定喊出“7.5%的底线是误读”,底气就在这里。

  新兴产业崛起

 

  茅台一度让出第一高价股

  在经济增速换挡期,产业结构调整主要在两个层次:一是对传统产业做减法,主要是淘汰过剩产能;二是对新兴产业做加法,大力培育新兴产业的发展

  创业板指数自2012年末585.44点底部启动,至2014年2月下旬,收高于1571点,走出一波长达14个月的大牛市,指数累计涨幅达168%。之后又从1200点附近,演绎一波大牛行情,到2014年年末,创出1674点历史新高。

  创业板是孵化科技型、成长型企业的摇篮,也是“牛股集中营”。

  2014年11月12日,腾信股份(103.730, -3.07, -2.87%)创出183.99元的历史新高,超越贵州茅台(195.00, -2.83, -1.43%)成为当时的第一高价股。随后,腾信股份又被同属创业板的朗玛信息(173.760, -6.24, -3.47%)超越。12月15日,朗玛信息收报205.00元,成为当时A股唯一站上200元的个股。

  贵州茅台代表的是传统产业,朗玛信息则是新兴产业的代表。股票市场“股王”的变换,反映了在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中国新旧产业兴衰交替的大趋势。

  “互联网、工业4.0、环保与新能源、医疗保健、消费与新生活方式、信息科技创新等等,将给中国经济带来极佳增长前景。”爱德蒙得洛希尔资产管理公司这样向自己的客户叙事中国未来。

  博览首席研究员李宏图则用加减法描述经济结构之变:“在经济增速换挡期,产业结构调整主要就在两个层次:一是对传统产业做减法,主要是淘汰过剩产能;二是对新兴产业做加法,大力培育新兴产业的发展。”

  为了给新兴产业做好加法,2014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会同战略性新兴产业部际协调小组成员单位,组织实施了2014战略性新兴产业区域集聚试点工作,推动部分区域率先实现重点领域突破。

  财政部则宣布,中央财政下达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金20亿元,与地方政府联合参股,吸引社会投资者出资设立49支创业投资基金。

  在政策的扶持下,我国新兴产业蓬勃发展。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前三季度,高新技术产业增速12.3%,明显高于同期8.5%的工业平均增速。

  新兴产业的兴起,不仅优化了中国的产业结构,也在悄然改变普通人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

  出租车司机刘师傅现在每天用打车软件精准地寻找顾客。他给记者算了笔细账:“在使用滴滴之前,每天的营业额差不多在500元左右,每个月的份钱有5600元,油钱在5500左右,每月的净收入大约是4000元上下。”

  “使用滴滴打车后,每月的订单数有300多个,每天营业额提高到700元,去掉固定的份钱和油钱,净收入为10000元左右。”刘师傅指着宽屏手机上的“滴滴打车”软件说。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认为,“从这些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情况来看,应该说技术创新起到了非常好的推动作用,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尤其对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贡献不断增加。”

  2014年,中国新兴产业和新经济的崛起,在华尔街创出“中国奇迹”。9月19日,阿里巴巴[微博]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创下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IPO,按上市开盘公司市值计算,一跃成为仅次于谷歌[微博]的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公司。

  一时间,全球资本市场,乃至全球财经界,刮起了一场阿里巴巴旋风。马云[微博],以及他所代表的中国互联网经济,被国际各大媒体炒至沸点。

  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也在2014年发生结构变化。三甲分别是阿里巴巴、百度[微博]和腾讯的掌舵人,而2013年的首富是地产大亨,2012年则是消费品牌巨头,2011年是机械设备制造商。

  《福布斯》杂志称,中国富豪榜变更的背后是中国经济产业结构的变迁,在传统高增长行业的成长空间被压缩的同时,新兴经济形态在兴起。

  对经济结构之变最敏感的当属证券分析师,他们预期,“具备高科技附加值的产业正在快速成长,并将逐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引擎。在这一趋势不断强化的未来,更多高价股出现在股市的新兴产业板块中,也是可以预见的。”

  消费上座

 

  30多年投资驱动付出沉重代价

  中国依靠大量出口加工成为“世界工厂”,背后却是资源和定价权都控制在别人手里,环境的破坏却留在了中国。放慢经济增速可以使中国经济摆脱对大规模投资的依赖,转而更多地依靠消费。

  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出口和投资的双轮驱动。这种增长模式曾助力中国经济多年保持双位数超高速增长,并使中国成为经济总量在全球排名第二的大国。

  2014年,经济增长动力结构发生变化:投资增速继续放缓,出口增速换挡,消费对经济的拉动却显著增强。前三季度,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48.5%,超过投资约7个百分点,成为经济增长最主要动力。

  “消费占GDP的比重在2012年超过投资,虽在2013年有反复,但大的变化趋势已经确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说,“这是与过去30多年大不相同的经济增长的结构,就是逐步转向以消费、服务业为主。”

  近年来,经济界、学术界发生过很多次激烈的思想碰撞和交锋,但在经济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变上,认识高度一致。他们不无忧虑地指出:资源过度开采、生态遭到破坏以及信贷扩张、过度投资、地方债风险等,已成为经济高速增长的伴生物。

  “环境曾经被我们认为是可以粗暴忽视的外在要素,然而,雾霾在大部分国土上长年挥之不去,食品中重金属全面超标,饮用水污染等,都对我们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形成了硬约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对记者说。

  中国依靠大量出口加工成为“世界工厂”,但背后却是被别人掐住了供应链的两端。李扬说,“资源和定价权都控制在别人手里,环境的破坏却留在了中国。”

  毫无疑问,以要素驱动的粗放式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中国经济再次站到十字路口。“我们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先行先试,去探索未来三十年新一轮改革开放和科学发展所需要的新的机制、新的战略和新的结构。”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指出。

  中国决策层已经意识到,今后对经济增长的驱动,更多的是要依靠消费和投资的良性循环。因此,对消费、投资和出口这三驾马车,也已分别做出“基础作用”、“关键作用”、“支撑作用”的重新定位。

  事实上,消费的“基础作用”更多来自其内生动力支持,也就是随着收入水平提高所带来的生活质量改善方面的消费要求。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城乡居民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是8.2%,跑赢GDP增速0.8个百分点,也高于财政收入和企业利润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居民收入在国民经济分配中所占的比重在提高。

  经济学家指出,当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从表面上看是增速换挡,其实质则是增长动力的转换与接续。决策层之所以能容忍低于8%的经济增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放慢经济增速可以使中国经济摆脱对大规模投资的依赖,转而更多地依赖消费。

  iPhone6河南制造

 

  区域协调发展新蓝图绘就

  中西部经济增速在产业梯度转移的作用下加速上扬。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最快的10个省区市中,中西部地区占据8席。这表明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走过了“东部快速增长、中西部滞后发展”的阶段,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有了新进展。

  如果你刚买了一部iPhone6,你会发现它是“河南制造”。如果2016年你能买到iPhone7,你可能会发现它的蓝宝石屏幕还是“河南制造”。这些都来自富士康在河南郑州市的工厂。

  从“大本营”深圳,迁建河南、贵州、安徽等地,富士康由东部沿海向中西部投资的轨迹代表了劳动密集型企业的选择。

  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我国劳动密集型产业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但随着国际竞争的加剧及我国产业比较优势的变化,沿海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优势明显减弱。

  “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化和产业化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通过东部沿海企业的产业转移,将加速内陆地区的工业化。”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指出,产业转移为中西部地区增加就业机会,有利于社会稳定,而东部地区则重点完成产业升级任务,相互分工实现区域间的重构。

  自从2010年富士康将整个iPhone生产线搬到郑州,富士康就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河南这个城镇化不足45%的农业大省。50万河南籍农民工的就业问题得以解决,他们通过就地城镇化和现代流水线的工业化洗礼,推动着河南城镇化和工业化的进程。

  原来只有一两百亿美元外贸总值的河南,自富士康迁来之后,外贸总值翻了一番。同时,富士康的落地也成了河南信息产业发展的一个跳板,酷派、天语等十来家智能手机生产基地选择与富士康比邻而居,3亿部手机的年产能造就了一个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基地。

  中西部经济增速在产业梯度转移的作用下加速上扬。2014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最快的10个省区市中,中西部地区占据8席。这表明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走过了“东部快速增长、中西部滞后发展”的阶段,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有了新进展。

  而东部地区,则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等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去年以来,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等,都是东部地区经济发展的亮点。人们特别注意到,上海自贸区圆满运行一年后,迅速扩围至浦东新区,并新增了广东、福建、天津三个自贸区。

  “中国在借此深化东部沿海地区的开放和改革,加快东部地区的转型发展。”一家外国媒体在报道自贸区扩围消息时,精辟地概括了中国政府此举的意图。

  这也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30年前,波澜壮阔的改革首先是由沿海开放的经济特区带动的。今天中国走到这一步,就该选择一个新的开放试点,用开放促进改革。”

  不仅如此,2014年,决策层把沿海与中西部相互支撑、良性互动的区域发展新蓝图,推到世人面前:“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区域一体化。

  官方的表述是:“把培育新的区域经济带作为推动发展的战略支撑”,“由东向西、由沿海向内地,沿大江大河和陆路交通干线,推进梯度发展”。

  促进东中西部融合发展,也与加速推进服务业和新兴业态,以及大力提振消费一样,是经济手段,其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增长方式转变,经济转型升级。

  告别2014,走向2015。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仍在经历“化蛹成蝶”的过程。破茧是挣扎,是阵痛;化蝶则美丽,则自由。人们期待并相信,中国经济通过深刻的结构之变将从原有的束缚状态解脱出来,破茧成蝶,华丽转身。
 

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