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半小时》 20130808 屋顶上的商机

[发布日期:2013-08-09 11:17:47]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增速的下调引发很多议论,不少人对中国经济是否在健康运行产生了诸多疑问,甚至对未来经济走势失去信心。对此,《经济半小时》深入到社会经济生产的第一线,为您呈现真实的中国经济。新能源中的光伏产业被认为是新经济的代表,但是提起光伏产业和光伏发电,很多人第一反应是低价竞争、出口受限等等这样的词汇。如果现在有人告诉您,未来会有很多家庭可以在自家的屋顶安装上光伏发电站。躺在家里,不仅可以免费随意用电,甚至还能把用不完的电卖给国家电网,您相信么?  

  一、自家发电自家用,屋顶太阳能电力直供国家电网

  赵春江是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所长,2006年,他在自家屋顶架起22块太阳能电池板,建起了全中国第一个个人家庭发电站。

  赵春江说,他家的太阳能发电系统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三千万瓦的发电厂,虽说比起人家几十万千瓦的大火力电厂来说还是小之又小,但他家的太阳能发电系统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小发电厂,从他家发出来的220伏的交流电和常规发电厂火力发出来的电能和品质都是一样的。

  早在几年前,赵春江就在自家屋顶建造了太阳能发电站。2012年他搬到现在的新家后,接着又建起了一个新的屋顶发电站。赵春江说,其实家庭式光伏发电原理极其简单:经过太阳光照射,串联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发出直流电,经过逆变器转化成220V、50Hz的电流就可以直接使用。而发电需要说的设备也特别简单,只包括太阳能组件、逆变器、交流保护开关和一块双向电表。

  赵春江认为,将来这些设备可以打包在一起,像买电视机一样,等专业人员来进行安装就行了,自己只需要计算好场地。

  家庭式光伏发电成本其实并不高,赵春光在日本学习多年,2006年他回国前后,日本家庭发电站已达到60万。当时正赶上上海市提出10万个太阳能屋顶计划,希望上海市每年家庭发电至少达到3.3亿度。赵春光回国后立马投入了12万多元购买了太阳能发电的系统部件。2012年他搬到莘庄新家后,又新建了一套光伏组件系统并与房顶一体化施工,总投资也只有5万元。

  赵春江家眼下这套太阳能发电机组功率是3.5千瓦,也就是理论上每小时发电量能达到3.5度。一年来,这套新建的系统就发电4100多度,赵春江的妻子高兴地告诉记者,现在家里电器是撒着欢的用,以前鱼缸、空调、电视是随用随关,而现在都是到处开着的。以前因为电费要付钱,为了省电一家人都挤一个房间吹空调,现在再也不用了。她感慨算是切实感受到太阳能发电的好处了,它让自己的生活质量有了一个跨越式的提高。除了自己家用掉的,剩余的2000多度电还能输入国家电网。

  赵春江指着自家的太阳能发电机说,今天天气好,现在的功率是2500千瓦。

  才11点不到,已经发了七度多的电了,这样下来今天最起码能发20度电,甚至22-23度电都有可能。

  现在说起家庭式光伏发电,赵春光和爱人是笑逐颜开,但就在2006年家里刚建起电站时,却惹来了不少烦恼。记得当时电站建起后,电力部门的人很快上门了,不过不是取经,而是送电费缴费单。这曾让赵春江的妻子很不开心,她觉得丈夫说能自家发电是蒙她的。

  因为当初赵春江向妻子承诺过,家里安装太阳能设备后,用电几乎再也不用花钱。但电力公司的人却告诉他们,电费不仅没有减少,每月还要多交100多元。原来,赵春江家当时安装的这套系统,白天发电用不完,就向电网输电。到了晚上电站不能发电,就要从电网取电。当时电力部门的电表都是单向电表,无法识别电流的方向,这就造成了无论是电流流入还是流出,都会被算成用电量。这也就意味着赵春江的电站发电越多,花的电费也就越多。搬到上海莘庄新家后,赵春江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直接向电网公司申请安装了双向电表。

  赵春江指着双向电表细致地和记者解释说,当电表显示的是反向有功,就表示它正在向外输送功率,也就是在向电网输送功率。现在的反向功率是0.05千瓦,说明家里的用电还是挺大的,发的电大部分都给家里用掉了,只剩下0.05千瓦在往外输送。电量的反向功率是2004.37千瓦时,意思就是已经往电网输送了2004多一点的电。

  2004度多一点,这是记者采访时赵春江家里向电网公司输送的电量总数,如果加上自家用电,那么从2006年到现在,赵春江家的两套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已经累计发电2.5万度。那些电除了大部分家用外,其余的已全部输送进电网。

  赵春江说,在2013年1月以前,他家两个电站所发出的电全部都是无偿输入国家电网。就在前几天,电网公司和他签订了入网协议,规定了基础电价是每度电0.4773元,但补贴这一块始终没有明确。虽然电网公司年年都在谈绿电回购,但是价格始终没有确定下来。如今的回购已经不成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出台一个具体价格政策。那么,上网电价到底是多少钱?赵春江仍然还在等待相关政策的出台和实施。

  从2013年开始,赵春江家发电量也开始重新累积,等待结算。赵春江算了一笔帐,按照上海地区的物价水平,功率一千瓦的电站投资要在1.3万左右,按照上海地区的太阳辐照量,一千瓦的功率每年发电量是1050度,而上海的电价应该定在一块四左右,这样8年就能保证回收。就算国家把价格降到一块二毛五到一块三,那么10年也能完全回收。所以说,如果入网价格合适,家庭发电前景十分广阔。